首页 »

别急着给黄山鼓掌,实行“有偿救援”后,问题还多着呢

2019/9/18 11:49:04

别急着给黄山鼓掌,实行“有偿救援”后,问题还多着呢

1

 

新年登高是一项传统,但对黄山来说,或许每一次登山高峰期,都是敏感期,因为总有人喜欢刺激爬“野山”(未开放区域)。

 

据统计,仅2016年黄山堵截、查处驴友违规达24批、212人次。

或许是被驴友吓怕了,黄山今年将启动有偿救援,对违规逃票私入、不听劝阻擅入未开发开放区域,陷入困顿或危险求救的游客,将由旅游活动组织者及被救助人承担相应救援费用。

 

驴友不守规矩而受困的新闻,早已屡见不鲜,轻则挨饿受冻,重则暴尸荒野。遗憾的是,悲剧似乎总是一再重演。

 

2016年10月2日,北京一行五人企图穿越已被禁入的小五台山保护区,其中一名驴友在小五台山的最高峰——东台坠崖。张家口蓝天救援队获悉情况,立即进入救援状态,10余名队员在寒冷的野外彻夜救援,终于将坠崖男子平安送至山下。

 

几乎同时,2016年10月4日晚,湖北20名驴友在宜昌点军区深山进行户外探险时,由于对地形不熟悉、应急措施准备不充分而失联。事后,当地民警组织村干部、村民合力搜救,20名驴友转危为安。

 

但不是所有的困境都能转危为安。

 

2016年10月6日,山东籍男子石某跟着团队从木里违规穿越至亚丁,出现严重高原反应,同伴向景区求助。然而,在了解景区有偿搜救制度相关条款后,他们并未选择有偿搜救,又与景区派出所取得联系,随后景区派出所等组成搜救队伍前往事发地搜救。遗憾的是,石某已因高原反应严重,疑似引发并发症离世。

 

大家或许还记得2010年复旦大学18名大学生在黄山受困的事件。在公安、消防、森林防火等有关单位的协同配合下,18人全部成功被救。然而,在实施救援过程中,一名公安民警不幸牺牲。

 

2

 

黄山实施有偿救援的新闻一出,几乎一边倒地得到了网友们的支持。

人民日报也在微博上表态有偿救援早该施行:“生命之重,无需金钱测量。但一些人以违规为能事,把犯险当乐事,不仅置自己于险境,还滥用公共救援资源。更有甚者,拖累施救者付出生命代价。有偿救援,契合旅游法相关规定,早该施行。拒做任性‘巨婴’,敬畏生命,遵守法规,请从约束自身行为开始。”

 

但也有媒体依然对有偿救援持保留态度。

 

南方网认为,登山等冒险的旅游方式,本就充满着很多不确定和不可预测的因素,对于一些经验并不丰富的驴友而言,迷失方向、陷入险境在所难免,公众不能对驴友太过苛刻。

 

中国文明网也表示,当游客、驴友或是普通的公民遇到险情报警求救时,不管是景区还是地方政府,应当把救命放在第一位,这是政府执政的职责所在。如果政府将这项职责让位于付费救援,恐有失责之嫌。

 

将时间回溯到2011年,《新京报》曾就有偿救援做过调查,结果却与现在的舆论大相径庭:有49.3%的受访者认为不应该有偿,因为公民纳税已经包含了紧急救援的费用,仅有18.5%支持有偿救援。

几年内,舆论走向却几乎转了个向。

 

3

 

虽然仍有争议,但付费救援在法律上是站得住脚的。

 

根据《旅游法》第十五条规定:旅游者违反安全警示规定,或者对国家应对重大突发事件暂时限制旅游活动的措施、安全防范和应急处置措施不予配合的,依法承担相应责任。

 

《旅游法》第八十二条还规定,旅游者接受相关组织或者机构救助后,应当支付应由个人承担的费用。

 

国内实施有偿救援的景区还不多见,不过在国外不少地方,驴友遇险需要救援,早已是明码标价了。

 

日本埼玉县规定:出动直升机营救山中遇险人员,每五分钟收费5000日元,一小时收费在6万日元。欧洲和美国也多有类似的规定。

 

另外,付费救援制度的存在,对喜欢冒险的驴友也是一种威慑。没有了“免费午餐”这一后顾之忧,驴友在贸然出行前也会多个心眼。

 

腾讯新闻认为,目前我国对驴友探险活动的规范及监管,多是通过地方政府规章、行业自律规则加以引导和约束。而发生事故后,驴友的违规成本也比较低。

 

事后大约几千元的罚款,不仅没法覆盖救援费用,也给不了驴友肉痛之感,甚至还容易给人一种“反正出了事有人来救”的错觉。

 

4

 

付费救援是一种探索,但并不是唯一的办法,可能也不是最好的办法。

 

据《中国旅游报》介绍,完善的旅游救援体系应包括公共救援、公益救援和商业救援三部分:公共救援是以政府为发起主体,面向任何公众所提供的救援服务;公益救援是以民间公益机构为发起主体,并面向任何公众所提供的救援服务;商业救援则是以商业旅游救援机构为发起主体,主要面向本机构会员所提供的救援服务。

 

通常,公共救援和公益救援以提供旅游搜救服务为主,商业救援则以提供范围广泛的旅游救援服务为主。

 

因此,救援是否收费不应该一刀切,更不能像有的网友提出“救援费10万起步”。

 

有偿救援也不能与人道主义的原则割裂开来。付费并非是救援的目的,最主要是通过收费对非法穿越者起到震慑、警示的作用,进而减少景区事故的发生。这一点应该成为共识。

 

既然推行了付费救援,那么很多细节问题也不得不考虑:付费标准到底怎么定?有人拒绝有偿救援时又该怎么办?

 

媒体曾披露,喀纳斯景区在一场救援活动中,组织公安、边防、森警、林业管护站、牧民等多方力量,出动直升机12架次,搜救艇48艘次,包括600余人次力量等,救援费用高达几十万元。

 

如果要让驴友独自承担这么高的救援费用,是非常困难的,甚至会因此出现拒绝救援的情况。

 

首位向亚丁景区支付了2万元搜救费用的当事者白鑫也认为,有偿救援可以接受,但“不能先给钱才救人,肯定应该救人第一,而且费用标准最好由物价部门核定”。

 

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旅游系副教授翟向坤表示,在公共和公益旅游救援方面,我国救援费用承担的问题尚无明确规定,故一直未直接面向被救援者征收,是否征收以及按什么标准、如何征收,亦存在相当大的争议。

 

黄山能鼓起勇气向违规驴友收费,值得鼓励。但要更好地贯彻有偿救援制度,必须考虑好方方面面,甚至需要国家层面的协调,警惕异化成“用钱买生命”的恶法。